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药。

十二的名字,叫做难忘。

过分温柔。:

药。



00。



哪有什么病入膏肓,只因你是我的药。


绝症便也可以好。



01。



马嘉祺病了一场。



不重的感冒却让他一拖再拖成了发烧,烧的浑浑噩噩之际脑子里竟全是他和李天泽一起的痕迹。他如同脱水的鱼,紧紧地攥着李天泽送给他的手链不肯松手。又在睡梦中不停地呢喃李天泽的名字,紧皱的眉头像是做了一场不太好的梦。最后终是脱力般的松了手,那条他视若珍宝的银手链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病好了之后的马嘉祺借着士大夫给的病假百无聊赖的坐在宿舍里,用微博小号刷着首页的消息。空调的冷风吹得他浑身上下不舒服,他索性就回到了床上。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手滑给李天泽发了个句号,他慌乱的想点击撤回,那方却已经看到。



十二:“怎么了?”



看到都被看到了,索性就干脆破罐子破摔给他发个语音电话。还没等自己思考完,自己的行动倒比自己坦诚。下一秒李天泽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出现,他好像是刚练完舞,还有点气息不稳,有时甚至还可以听到他跟舞社老师说再见的声音。



“怎么突然想着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是说这段时间我们先别联系了吗?”



“可是我好想你。”



“你乖。”那边的语气也有点低落,可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熬过这段时间,我们就都好了。”



02。



“你要是想他你就去看他啊,你当我吓唬士大夫给你请的病假是白请的?我就是让你去找他,你是傻子吗?宿舍到他那里一共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士大夫要是发现你就说你去散心了,反正最近压力大,士大夫也不敢说什么。”丁程鑫吃着烧烤,含糊不清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他还听到了刘耀文的怂恿声,甚至连自己一向宠爱的弟弟宋亚轩也跟着他们两个在一旁瞎胡闹。



“小马哥,你就去吧,士大夫那里我们替你担着。”







当马嘉祺鬼鬼祟祟出现在李天泽家楼下并且还被本人发现的时候马嘉祺顿时觉着自己百口莫辩。幸亏李天泽反应快,拉着他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咖啡厅,两人就坐在对方对面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瘦了,又没好好吃饭。”李天泽故意冷声对着马嘉祺,马嘉祺被他的举动弄得手足无措只好坐在对面干笑。



“外卖不好吃,你又不给我洗车厘子,北京这里的凉糕又不正宗。再说你又不亲我,我不瘦才怪嘞。”



马嘉祺最后一句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明显是不想让对面的人听到这句话。



“外卖不好吃你就不吃?你还要不要自己身体了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风扇转动的呼哧呼哧声和门口偶尔响起的风铃声相得益彰,马嘉祺此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嬉皮笑脸的给李天泽赔罪。并且答应李天泽此后乖乖吃饭并且会好好照顾自己李天泽这才肯作罢。



03。



好在咖啡被服务员端了上来,两人便也安安静静的喝着咖啡。李天泽被咖啡苦的直皱眉,拿起一旁的方糖罐便往咖啡里加了一块方糖。搅拌咖啡时却被马嘉祺看到了袖口处一个发光的银色物体,马嘉祺眸光一闪,却只是笑了一笑,再也没有说话。



他跟李天泽在北京城闲逛了一下午,看了不少李天泽去过的地方和李天泽走过的路。李天泽最后拉着他去了舞社,在舞社楼下买了两份冰粉,两人像做贼一样溜进了舞社。马嘉祺看着李天泽的背影和不敢太大幅度的动作忍不住在一旁调笑他。



“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偷情啊?”



“去你的。”李天泽回头,轻轻的给了马嘉祺一拳。马嘉祺揉着心口处,硬生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出来。



“你这算是谋杀亲夫!”



“你小点声!门卫大爷还没睡呢!”他惊恐的捂住了马嘉祺还要说话的嘴,结果却被马嘉祺反将一军。温热的舌头不停地在李天泽手心里扫荡,时不时地还会有虎牙接触到李天泽的手心处。



“你怎么耍流氓啊。”李天泽怒目而视,马嘉祺也不敢有大动作。不过刚才得逞的他心情还是很不错,笑眯眯的眼睛看着李天泽,给李天泽气的没话说。



两人潜入了舞室,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坐在地上吃着冰粉。



“在舞社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混在一群素不相识的人群中,跟着音乐去学舞蹈。完事后只能筋疲力尽的瘫在地板上,不会有人给我递纸巾,不会有人问我饿不饿累不累,也不会有人说去带我吃冰粉和凉糕。”



他轻轻环抱住马嘉祺,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娇。



“可是这样的生活是真实存在的,我也只能跟着生活去随波逐流。可是啊,我不认输,就算是没有希望的东西,我也要争取一下。”他亮晶晶的眸子看着马嘉祺,含笑的神色更是让马嘉祺看了个一清二楚。



“没什么好因为的,只因为我想站在你身边。”



“想见证你每一次的奖项与荣耀,想跟你一起去看看世间所有的美好。”



“更因为,你是我独一无二的骄傲。”



04。



两人已经时隔半个月没见面,可却在此刻两人都可以听清对方的心跳。他笑,将李天泽的手放置他的心脏处。



“听到了吗?它为你跳的很快,天泽。”



“你还记得吗?你偶然一次翻到我手机的时候看到了我给你的备注,从那之后你总是缠着我,问我十二是什么意思,我当时告诉你是你名字的笔画数。”



“其实并不是。”



“爱人的笔画数,也是十二。”



“你是我的天泽,也是我的爱人”



“是我马嘉祺,唯一的一个爱人。”



李天泽当时并没有对他的话有过多的怀疑,想了一想觉得没有问题便也不再跟马嘉祺纠结这些,随后便拉着他一起去练舞。两人也就再也没提过这些,谁也不知道马嘉祺会在今日将备注的含义说了出来。李天泽看着马嘉祺,然后晃了晃手腕处的银色手链。



“喏,你给的定情信物我可是有好好保管哦。”



马嘉祺也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也将手腕处的手链朝李天泽晃了一晃。



“我也有好好的珍藏哦,我的十二。”



05。



我心中的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便都会变成将就,可是我和他啊。


都不愿意将就。



END。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