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七折/祺泽】爸,我回来了

我还能搞祺泽!

易烊千玺正房夫人:

/本来是给小朋友的相遇周年贺文,然后我那天写了一点以后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今天也是被全(qin)世(ba)界(ma)抛弃的小马蹄
/小马蹄说没有,他的全世界就是贝贝猫,贝贝猫没有抛弃他
/对不起我把小马蹄一jio踢飞了
/又是个文题无关奇奇怪怪的东西
/希望我可以给大家带去一丢丢的好心情,一丢丢就好,也希望大家都不再去想前段时间的烦心事,投入到下一段旅程


01.
     “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


02.
     马嘉祺考虑了很久很久,终于决定把自己交了男朋友的事情告诉爸妈。于是他包了马嘉诚一个月的辣条,挑了一个夕阳如火一般明艳的傍晚,让马嘉诚和他一起回了老宅吃晚饭。


     爸妈觉得很不对劲。马嘉诚一个天天加班的工作狂突然回家吃饭暂且不提,他和马嘉祺从小的相处模式就是打打闹闹,本着打是亲骂是爱的心理从小打到大,可是今天的饭桌上马嘉诚对着父母笑的一脸诡异,满嘴都是夸马嘉祺的话,搞得马父表情复杂又认真地问了一句“嘉诚啊,你是不是加班加傻了”。


     马嘉祺一口饭没咽好,听到马父这句话直接喷了出来,优雅地擦了擦嘴挂上了自己的假笑,手指在桌子下灵活地动着。


     “马嘉诚,你戏太假了。”


     “嫌假有本事别找我。”


     马嘉祺还真就放弃了让马嘉诚接着装下去,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爸,妈,我有事要和你们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马父马母不以为然:“嗯,你说。”


     “我有男朋友了。”


     “噗——” 马母贡献了这顿饭里被喷出来的第二口饭,然后转身打了马父一下,“你看看你看看我早就说过了吧!”


     马父的心情瞬间不好起来,狠狠地瞪了马嘉祺一眼。


     马嘉祺眼里的亮光暗了下来,他以为父亲那么开明是不会不接受的,没想到还是要像文章中写的那样跪下来挨几大板。马嘉祺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刚想向父亲表决心,马母又发话了。


     “我就说嘉祺肯定是谈恋爱了!快快快拿钱来!”


     马父的脸挂不太住:“你着什么急!万一下一个我赢了呢!嘉祺我问你,你男朋友是你队友吗?”


     马嘉祺才反应过来:“不是,合着您俩拿我打赌呢?”


     “诶呀这不重要,你就说是不是!”


     “……是。”


     马母和马父瞬间不理马嘉祺了,开始激烈地争吵起来。


     “老马我告诉你,今天儿子就亲口给你证明一下,我磕的cp不仅没有逆,而且还是王道!”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搞的cp才是真的!儿子还没说是谁呢!”


     马嘉祺&马嘉诚:“……”


     马嘉祺的手指又在桌子下灵活地动了起来:“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也很久没回爸妈这了。”


     马嘉祺抬头,发现父母没有要停的架势,赶紧开始劝架:“爸,妈,你们别吵了。”


     马母满怀期待地看着马嘉祺,那种眼神马嘉祺上次看见还是在马母抱着刚出生的他和哥哥的照片里:“嘉祺,告诉妈妈,你男朋友是不是天泽?”


     “妈你怎么知道的?”


     “太棒了!老马拿钱!两千五百五!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嘉祺更蒙了:“等会,这都怎么回事?”


     马母终于有心情给他解答:“就我和你爸打了两个赌,第一个赌你肯定谈恋爱了,第二个赌真正的cp肯定是七折不是你爸搞的什么马丁。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cp是王道!”


     马嘉祺:“……你们居然拿你们的亲儿子打赌?!行吧,本来天泽过几天有空还想给你们带回来看看呢……我觉得还是算了他来了我就彻底没有地位了。”


     马母一听天泽要来,立刻激动得两眼放光:“不行不行!丑媳妇还见公婆呢我这么优秀的贝贝当然要早点来见我!而且什么叫他来了你就彻底没地位?他不来你也没地位!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他带来,你就给我搬出去!你你你,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马嘉祺再次陷入沉默。马母马父接着吃饭,只是两人的心情相当不同,一个美滋滋一个阴沉沉。马嘉诚边看戏边吃已经饱了,现在坐在一旁云批文件。


     半晌,马嘉祺表情复杂地问马嘉诚:“诶,你觉得我和公司谁在爸妈心里地位更高?”


     公司是一条狗,是张真源送给马嘉祺的成年礼物,也是查理的对象。彼时的马嘉祺还没有把李天泽拿下,看着自己的狗和队友的狗成双成对,心里苦涩了好一阵。


     马嘉诚仔细思考了一下,抬头认真地看着马嘉祺:“我觉得,公司吧。不过这挺正常的,你又不经常回家,公司天天陪着爸妈肯定好感度涨的快,这没什么,主要是你即将输给爸妈还一面都没见过的李天泽,这个比较扎心。”


     First blood。


     马嘉祺想哭。


03.
     当然,马嘉祺还是把李天泽带回了家。李天泽一路都很紧张,一直抓着马嘉祺的手不放,半个小时的车程在前十分钟就上了三次洗手间。马嘉祺受不了了,于是把上次回家吃饭的屈辱史讲给了李天泽听。然后李天泽就没再紧张了,反而嘲笑了他一路。


     终于到了门口,李天泽小心翼翼地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是马母,看见门口的李天泽瞬间尖叫出声:“啊我的贝贝!” 然后“嘭”地又把门关上了。


     李天泽:“……”


     李天泽很蒙,戳了戳马嘉祺:“阿姨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你刚才在车上给我讲的是不是编出来骗我的……”


     马嘉祺捏了捏李天泽的手:“没有,那都是真事,他俩应该是屋子里很乱没有收拾,因为我告诉他俩咱俩预定到达时间是两个小时以后。放心吧,妈是真的喜欢你,她刚才喊的还是‘我’的贝贝呢。哼明明是我的。”


     李天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那叔叔呢?”


     马嘉祺哀怨地看了他一眼:“他和你一样,磕马丁……”


     李天泽还想说什么,但是门又一次在他们面前打开,这次的马母对着李天泽笑得如沐春风:“嘿呀,天泽真是比电视上好看多了,快进来快进来。”


     李天泽就这样被马母拉了进来,当然他也没忘记基本的礼数,只是马嘉祺……就这样被晾到一边了。


     马嘉祺记仇,马嘉祺走进客厅打开了可移动的柜子门,然后柜子里没收拾的麻将和乱七八糟的衣服都洒了出来。


     于是李天泽和马父大眼瞪小眼,马嘉祺被马母满屋子追着打,边打边喊“马嘉祺你还我在贝贝心中的形象” 。


     李天泽想,嗯小马蹄这眼睛是遗传他爸了。马父想,哇塞这孩子眼睛可真大笑起来真好看诶呀这猫系儿子太可爱了看起来七折也很好磕的样子。


     李天泽觉得有些尴尬了,却又没什么话题,最后硬憋出来一句——“叔叔好,听嘉祺说您也磕马丁?”


     李天泽说完就想把自己的舌头剁掉了。这他妈放的是什么屁。


     没想到马父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李天泽的眼睛,看得李天泽毛骨悚然:“不了,我改磕七折了。”


     李天泽:???这年头没人磕泽祺了吗?


04.
     晚饭吃得很诡异,马父和马母一直一脸笑眯眯地看着李天泽,李天泽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餐桌底下偷摸踢了踢马嘉祺示意他帮忙解围,结果马父马母没有一个接住了马嘉祺抛出的梗,反而更努力地给李天泽夹菜,李天泽碗里的菜都堆成小山了还不罢休,马母正准备起身再多拿一个碗。


     马嘉祺不乐意了,给天泽夹菜这活明明是他的,怎么能让爸妈抢了去?


     于是马嘉祺和李天泽交换了饭碗,马嘉祺端着小山和爸妈抱怨:“给天泽夹菜这活我来就行,我才是你们的亲儿子,你们多给你们亲儿子夹菜ok?”


     马母翻了个大白眼:“天泽是我们亲儿子,你是我们儿媳妇。来来来天泽多吃蔬菜有营养。”


     马嘉祺:……


     祺祺气,祺祺很气,祺祺气得想骑七七。


     七七是天爱养的猫,这名还是天泽给取的,因为谐音祺祺,李天泽觉得马嘉祺就像七七这只猫崽一样奶,虽然后来马嘉祺用实际行动给李天泽证明了他到底奶不奶,但是七七这名是留下了。


     远方的七七打了个喷嚏,吓得李天爱赶紧把屋里的空调又调高了几度。


     结束了煎熬的晚餐,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马母端上来一个果盘,马父和马嘉祺刚想吃,被马母一人一巴掌把手打了下去:“吃吃吃吃什么吃?这是专门给天泽的,你俩把你俩那马蹄子给我缩回去。剁了它哦。”


     马嘉祺流泪。


05.
     马嘉祺不知道为什么事情演变成了这样。


     自从上次他把李天泽带回家以后,逢年过节马母马父都要给马嘉祺打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刚开始还试探着来,后来直接演变成——


     “下周中秋……”


     “天泽没空。”


     “告辞。嘟——嘟——”


     马嘉祺抱着手机心酸,马嘉祺抬头看着和陈玺达闹得开怀的李天泽,心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会在最开始说——


     “爸,我不回来了。”


END.3000+

评论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