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泗逸/逸泗】可乐加冰

我爱。

十八楼园丁:

夏天来了。


可乐记得加冰,爱你记得走心。






山城的夏天闷热,最享受的莫过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去冲个凉。小风扇吱呀吱呀摇着,敖子逸湿着头发从浴室出来。




桌上有一盆娴静的君子兰,被它旁边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扰,叶片微微颤动。他接起来,对面发出的每一个音节结尾都和另一个音节的开头粘连在一起。




那边说后门开一下。




敖子逸一听这话就笑了,他说你是不是喝醉了呀,寝室哪里来的后门。




对面陈泗旭先是不说话,几个沉沉的呼吸之后似是恍然大悟般说——嗨呀。




陈泗旭很少喝酒,自然喝醉酒的时候少之又少。敖子逸记得上一次他喝醉,凌晨两点拉着他去江边放烟花,结果被学校大门值班的保安叔叔追了两条街,而他竟然还笑嘻嘻地问他刚刚烟花好不好看。




敖子逸问他,你是不是喝醉啦。




陈泗旭很诚实地回答,嗯,后脑勺感觉好重啊,我的小肚皮变大了。




敖子逸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丝丝委屈,但还是忍不住笑了,像是对付小孩子一样对他说,我告诉你,其实你是钢铁侠,马上就要飞回M78奥特星云了。




陈泗旭问,为啥呀。




敖子逸说,你管我,你喝醉了。




陈泗旭说,哦。然后又说,好想你啊。




窗外流荡的风偷偷溜进来,敖子逸起身走到阳台,今晚的月亮不算太大,不特别明亮,不特别油黄,也不特别圆满。而他眼睛很亮,一时竟然分不清是星光还是薄薄的一层泪光,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他说,嗯,我知道。




陈泗旭还是很委屈,你都不说想我。




——泗旭,我想你。




感觉声音也染上笑意,透过听筒传来陈泗旭的话语,啊,是的,我是泗旭。




——那么泗旭来了,你不来开门吗?




像是怕他不信,同时门也被敲响,敖子逸吃了一惊,没等脑袋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行一步打开了门。




陈泗旭黑衣白领,还如当年一样带着稚气,他张开手臂已经有那么宽,然后他得意地说——Surprise!




月亮突然变得浓稠,此刻星光不值一提。







评论

热度(135)

  1.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十八楼园丁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