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今天上午还说希望哪位老师可以以《独活》这首歌给祺泽写一个故事,没有的话就自己来哈哈。

没想到呢,现在成了这样。

等不到了,

等不到ssxc老师的下一篇“夏至”,

等不到冰粉凉糕车厘子,

等不到祺泽真正解冻了。

这样也好,

每个悲情结尾故事总是最令人难忘。

令人惋惜,令人记一辈子。

上一次狗时代峰峻这么zqsg地难过还是志宏离开的时候。

好啦,我还是会一直爱马嘉祺,李天泽。

祺泽永远是我心里的白月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