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鑫逸/逸鑫】一生

我来回忆一下。看的第一篇鑫逸文。就是感觉这种感情很好很好,真的很好。老师的把它的展现,淋漓尽致。

谁听你:

可搭配BGM:一生有你—水木年华


陪伴的故事。
有一点私设,还有一点长。
献给竹马。


01


十岁那年,


敖子逸被父母硬拎去一个舞蹈班学习,天性好动又调皮的他,在舞蹈班学习的第一天就跟同班的一个小朋友打了起来。



其实敖子逸也是好心,那小朋友压腿,哆哆嗦嗦就是把腿长不开,后背也弯不下去。敖子逸不过是帮了他一把,谁知道他一声嚎叫站起来就给了敖子逸一拳。那这就不能忍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敖子逸不甘示弱的回了一拳。



到老师发现的时候,俩人已经从站着扭打到躺在地上了。那老师大吃一惊,慌忙将两个人拉开。问清楚原因后又给两个人做了心里工作,这才安稳下来。



"这次事,你们都有不对的地方,互相给对方道个歉吧"老师把他们俩放在一起面对面。
两个小男生面面相觑许久后,对面小朋友才低下头,用蚊子般声音说到"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对"敖子逸听对方这话,也不再扭捏起来,他本身就不是多斤斤计较的人。"哎,我叫敖子逸,你叫什么啊。"



"丁程鑫"对面的小男孩眯起眼笑起来,也是个开朗没心没肺的主儿。


敖子逸觉得这个小男孩笑起来像一只狐狸,和女生一样好看。事实上,他也的确脱口而出



"哎你长得和女生一样好看"



丁程鑫眼皮一跳,使劲儿遏制住又想揍他的冲动。"呵呵呵呵,那谢谢你,夸奖了…"


"行,那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走,收拾收拾东西要放学了"敖子逸大大咧咧的凑上来,把手搭在丁程鑫肩上。说话一股子江湖气。



十岁的孩子总是单纯又简单的,对于朋友兄弟的定义,也只是从那些动画片里才能够模糊知道一点,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孩子的友谊很纯净,就是喜欢谁就跟谁一起玩。



在舞蹈社有了伙伴后,敖子逸每天都盼着周五赶快到来。这样他就可以在舞社见到丁程鑫,两个人会滔滔不绝。比如这一周里班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儿啊,喜欢的篮球队又得了多少分啊,一直在打的游戏打到了第几关啊…



丁程鑫的父母比较忙,每个周五晚都没有时间来接丁程鑫。都是他自己坐公交车回去。敖子逸知道了后,便提议跟他一起走,敖子逸的家比丁程鑫家多一站。所以,每次都是丁程鑫先下车,有一种敖子逸在送他回家的感觉。可是,后者偏偏就喜欢这样。




公交车上很挤,有时,两个人就坐一个椅子。敖子逸坐下,让丁程鑫坐在他腿上。他们还一度觉得自己这种节约资源的行为十分伟大。实际上,哪怕公交车上有两个位置,他们也要坐一个。



说什么来着?哦对,说是为了给可能到来的老奶奶留的。





再长大一点,两个人逐渐知道了网络通讯的存在,那一时间,qq是同学们之间十分红火的软件。每天教室里都充斥着,哎你qq多少我加一下的声音。




敖子逸也偷偷给自己注册了一个qq,取了他生涯中最难听的一个网名——"跳舞的小狐狸"。可十几岁的敖子逸美滋滋啊,别的同学来找他要qq号,他愣是不给。说要等一等。左盼右盼到了周五,敖子逸到了舞蹈社第一句话就是"哎丁程鑫儿,我有了qq你加一下"。他在书包中的一本书里抽出一个纸条,上面公公整整的写着一串号码。




"这可太巧了,我也刚刚注册的"丁程鑫同样拿出一张纸条。"那今晚就要加上啊!"




舞蹈课结束后,两个人飞奔到家里。敖子逸一个一个认真的打上对方的qq。弹出介绍界面他就笑了——丁程鑫的网名太难听了!叫龙宫太子!



还没有好好端详一下丁程鑫的头像,电脑就传来"滴滴滴滴"的qq提示音。屏幕那边的丁程鑫打来个笑脸。



"你是我qq里第一个好友哦!"



"嘿嘿,你也是。"


02


十六岁那年,




敖子逸和丁程鑫在同一所高中,两个人不同班级,但班级却是挨着。认识了近六年的两个人,嘴上说着嫌弃对方,身体依旧是很诚实。每天晚自习放学,敖子逸都会准时出现在丁程鑫班级后门。然后操着他那口重庆话"丁程鑫儿你快一点嘛"。往往这时候都会飞过来一颗篮球。



敖子逸和丁程鑫生的帅气,两个都是那种阳光开朗大大咧咧型的。前者棱角分明,硬朗英气。后者俊美,一双桃花眼,笑的时候眯起来甚是可爱。


两个人走在一起那真的是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抽屉洞里面的情书数不胜数。可是两个人都未曾在意过。高一下学期,丁程鑫班里转来了一位女生。那姑娘梳着高马尾,有一点鹅蛋脸,五官也甚是精致,皮肤更是白到反光。刚来的时候就被安排和丁程鑫坐同桌。



女孩子性格很好,温柔又大方。两个人一起讨论题,一起帮老师干活。



班级里的同学私底下都偷偷说他们俩金童玉女。




周三的时候,学校往常会早放一节课。敖子逸飞速收拾好自己的书包,想着跟丁程鑫去学校门口刚来的串串店吃点夜宵。急急忙忙到丁程鑫班级后门的时候,却发现丁程鑫坐在位置上跟同桌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



敖子逸一愣,下意识想叫一声他。



"别叫别叫,这可是我们班的金童玉女"路过的同学赶忙阻止敖子逸


"金童玉女?"



"对啊,你看他们多配。"



敖子逸皱起眉头,是无意识的皱起眉头。无视同学的劝告,径直走进丁程鑫的班级,在他桌子上用力拍了一掌。"你干嘛呢"



质问的语气。尽管敖子逸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质问对方。



"啊?我们在讨论圣诞晚会的事儿。"丁程鑫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里都是刚刚的笑意"我们打算办的有意思点"


"放学了"



敖子逸死死盯住丁程鑫的同桌"明儿再讨论吧"
说着就想帮丁程鑫收拾书包。



"哎,我可能要晚一些回去了。今天必须讨论好流程。下周不就圣诞了吗!"丁程鑫按住敖子逸的手"你要等会我吗,一会儿咱仨一起回去。"



咱仨?敖子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丁程鑫,又看了一眼他的同桌。心里生起一股子无名儿火。他不懂的此时感觉,生气,嫉妒,好似都有。不懂此时这种折磨的感觉的原因是什么,它由何而来,又该如何发泄。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想要一个人离开。




他也的确这样做了,敖子逸甩开丁程鑫按在他手上的手。什么话都没说的离开了。丁程鑫以为他只是普通的今天心情不好而已,也未放在心上。晚上给对方发了消息,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收到回复。




第二天清晨,丁程鑫和往常一样从十字路口等敖子逸,等到快上课了,依然不见那个身影。冬季的十二月,重庆又冷又湿。丁程鑫哆哆嗦嗦到了学校看见敖子逸正在拖自己班级前面的楼道。



"你早来了不跟我说?他丫的冻死我了从那里等你"丁程鑫上去踢了敖子逸一脚,而后者却一点理他的意思都没有。"你怎么了?"丁程鑫低着头侧身看着他"不会还因为昨晚事儿生气吧,不就是没跟你一起走嘛,再说是你不等我们的"




敖子逸一怔,站起身来。"你是不是有点喜欢她?"
丁程鑫听闻先是一惊,而后又有些害羞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在你旁边跟了六年我能不知道吗?敖子逸这样想着。只感觉现在做什么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杵着那根拖把,低着头。一阵沉默。



妈的,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一阵上课铃打破了敖子逸的沉默,他抬起头,发现丁程鑫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他也无法描述。



"上课吧"



敖子逸摆摆手,拎着拖把就回了教室。



那天晚上丁程鑫带着同桌去敖子逸班级找他回家,却被告知敖子逸一下课就跑了。之后的一周里,敖子逸都没有等丁程鑫一起回家。




每天晚上放学的铃一响他就立马窜出教室门,平常下课也不出门。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后桌感受出他的低气压,戳了戳他"你跟丁程鑫吵架啦?"
敖子逸闷闷的"嗯"了一声。




"嗨,朋友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再说你俩关系这么好,过一阵子就好啦"




"我们俩,在你们看来关系非常好吗?"




"哇,"后桌发出一阵惊叹"岂止关系好,我就感觉你俩是一个人。哈哈哈,我甚至还怀疑过你俩在一起了呢哈哈哈别打我"




当然不会打她,敖子逸此时已经被惊的说不出话了。他知道同学在开玩笑,可这是在他的认知里,第一次出现的词。他好像能够了解,又好像对此非常陌生。他不敢深想,怕事情会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周五两个班级一起上体育课。丁程鑫酷爱打篮球,而敖子逸则号称"敖黛玉"。从不参与这种剧烈运动。自由活动的时候,他坐在台阶上跟同学说着话,而眼睛却忍不住往篮球场上看。



突然——
篮球场上爆发出一阵惊呼,台阶上的同学还未反应过来,敖子逸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打篮球扭到脚的丁程鑫跌坐在人群中,这次好似有些严重,丁程鑫捂着脚踝,脸色十分难受。




敖子逸剥开围着的人群,上去就把丁程鑫背了起来。不顾他人的惊呼径直就向医务室走去。好在只是扭到,没有伤到骨头。扶着丁程鑫回教室的路上,敖子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打破沉默。明明两个人好似还在冷战中?可偏偏没什么理由冷战的。



最后还是丁程鑫先开口的"我都这样了,你晚上该跟我一起走了吧?"



敖子逸头一次这样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慢一点到晚上吧。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丁程鑫。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
当敖子逸磨磨唧唧到丁程鑫班后门的时候,发现丁程鑫已经收拾好东西坐在位置上等他了,他上前轻轻把丁程鑫架起来。



"等等,给你一个东西。"丁程鑫在书包里掏出一个海贼王的手办"快,海贼王的男人,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敖子逸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能断断续续说出个"谢谢"——明明他自己都要忘记自己的生日了。




圣诞节前夕,道路上各家商店都摆出了圣诞树,有一些过节的气息。丁程鑫挂在敖子逸身上,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



"你是不是不想我跟同桌在一起?"丁程鑫突然问到。而后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过了许久,敖子逸才和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又感觉只点头太单薄了,他又轻轻的说"早恋不好。"



"哈哈,"丁程鑫笑起来,像一只开心的猫咪。"那我听你的!"



"???"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当然听你的。"


敖子逸听闻笑了笑


是永远的朋友


他想。


03


二十五岁那年,




丁程鑫在北京读研究生,敖子逸在重庆自己开了家工作室,专门拍照。因为老板长相帅气,拍照又好,积累了不少人气。也挣了不少钱。



那一年是丁程鑫最低谷的一年。年中时,丁程鑫的母亲因病而逝。这让本来就是单亲家庭的他,接受了难以承受的打击。近乎同时,丁程鑫交往两年的女友也离开了他。



他从北京回重庆办理母亲的事,整个人憔悴的瘦了一圈。眼睛也是红肿的。而在大家面前,他仍然是坚强的模样,他不需要外人可怜。他已经长大,不能像之前一样。可是,猛然间无可依靠的感觉仍然给他窒息的冲击。



大抵整理好后,丁程鑫一个人坐在屋子里。脚边都是散落的七扭八歪的啤酒瓶。
敖子逸来找他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个景象。



敖子逸什么话都没说,他冲上前把丁程鑫按在怀里。用力的抱着他有些颤抖的身体,一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背。



丁程鑫愣了许久,才将垂下的双手抬起来。也用力的圈着敖子逸的腰,他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往敖子逸的怀里用力蜷缩着,泪水打湿了敖子逸的衣襟。积攒了一周的痛苦,终于在此时化解为泪水和沉重的哭喊。



"我什么都没有了敖子逸,什么都没了"丁程鑫埋在敖子逸肩头,闷声喊。



"你还有我啊,还有我,我一直陪着你呢。"敖子逸的声音是出奇的哽咽,眼圈也异常通红。他心痛,针扎般疼痛。这种痛并不比丁程鑫少多少。



"我后悔,为什么她走前都没有见她一眼,她病那么严重,为了让我好好学研究生,不告诉我…"



"我真是太该死了,我是不是?我太不孝了。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不孝子"丁程鑫悲伤难逝,他挣扎着起来踢翻身边所有的啤酒瓶,双手用力拍打着自己。不断给自己耳光。



敖子逸双手抓住丁程鑫,用力的不让他伤害自己"别这样,不是你的错,阿姨也不会愿意看见你这样的。"他安抚着丁程鑫,见他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了,又把他轻轻带进怀里。



"以后我妈就是你妈。我是你的依靠。"



"你忘了吗?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后来


丁程鑫研究生后留在北京工作,敖子逸在北京开了家分工作室。住在北京跟丁程鑫一起。偶尔带他回重庆见见母亲。过年就一起回敖子逸家。敖母也和对待亲儿子一般对待他。生活便也渐渐变好起来。


04




三十二岁那年





丁程鑫结婚了。对方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女生。没那么漂亮,但也是贤妻良母型。那小姑娘老实本分,对丁程鑫万般忠诚。是结婚过日子的合适人选。三十多岁的丁程鑫也想早些成立家庭,也算给天上的母亲一个交代。



结婚的日子是敖子逸和母亲千挑万选的黄道吉日,敖母有些迷信,一向不信这种东西的敖子逸这时也向敖母妥协。彩礼什么的也好好备置着。



伴郎都是敖子逸和丁程鑫都关系不错的高中同学。伴娘则是那姑娘的闺蜜。



毕竟人生的第一次婚姻,甚至是只有这一次的婚姻。要办的隆重好玩让人难以忘记一些。伴郎伴娘们凑在一起出主意。看如何才能整到新郎官。



结婚当天,是丁程鑫人生中最正式的一天。他穿着笔直挺拔的西装,身材也被修的甚长,剑眉星目,透漏着英气。手捧一束白花,像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人。



他去女方家里接新娘。而新郎一般要过五关斩六将才可以接到新娘。丁程鑫也提前做好了准备。谁想到到了现场,伴娘只是让他亲吻新娘便可以了。着实让他惊了一惊。




他的新娘,此时正穿着红色传统的礼服,头上盖着古代那种盖头,坐在床中间。他凑上前,刚想掀开头巾就被伴娘压住,丁程鑫无奈笑笑,抬起半边头巾,侧头吻了上去。




对方的唇有些颤抖与冰冷,没有胭脂膏粉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熟悉的草木味。令人安心的味道。他没有停下,而是认真的吻着对方,轻轻舔舐他的唇瓣。仅仅那样几秒,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伴娘把"新娘"的头巾掀开,敖子逸的脸出现在眼前。带着一种看热闹的笑容,在人群起哄打闹的晃神间,丁程鑫觉得自己看到了敖子逸湿润的眼尾。




他无法伸出手。




而后他大笑,"你们把我媳妇弄哪里去了?!"
"不是你媳妇你这不也亲的挺带劲的哈哈哈哈"屋子里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敖子逸拽着这不合身的裙子从床上翻身下来。真正的新娘子被伴娘们从身后拉出来。两个穿同样衣服的人对视一笑。



结婚的流程真的很麻烦,宴会时,丁程鑫需要每个桌子去敬酒。这时候大家就可以灌一下新郎官。然而,丁程鑫的酒量真的不好,几杯就不行的那种。但毕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大家并不在意。




醉酒后的丁程鑫一手拉着新娘一手拉着敖子逸。他对着新娘说"这是我…是我最…爱…最好…的朋友。咱们…都是自家人…"



话都说不清楚。敖子逸因酒而通红的脸布满了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好像有些释怀。也好像是心甘情愿。


05




三十六岁那年




敖子逸娶了一个二婚的女人,对方带着一个孩子。
女方的前夫是因为意外而逝,为了给孩子和自己都找一个归宿。斟酌后选择了敖子逸,这女人是某公司高层,女强人。性格知性又体面。长相也十分大气,尤其一双桃花眼,常常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敖子逸觉得也挺适合自己。
因为女方二婚,不愿意大操大办,这也正中敖子逸下怀——他比较不喜欢那种气氛。



安安静静的领了证,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个饭也就算是完成婚礼了。吃饭那天丁程鑫一家也来了。



丁程鑫带着老婆,以及他们两岁的孩子。刚一到会场,两个人就拥抱在一起。



"你终于结婚了,我以为你要孤独终老"丁程鑫搂着他,笑眯眯的说。


"嗨,我这不岁数也大了,我妈岁数也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不是,也叫她少操心,早点安稳下来。"
敖子逸带着丁程鑫站在宴会外,点了支烟。




过了一会儿,丁程鑫突然问。
"你爱她吗?"


"什么爱不爱的,都这么大了。"敖子逸笑了笑,又猛的吸了口烟"能生活下去就好。"


05



自从敖子逸和丁程鑫结婚后,来往便没有之前那般频繁了。敖子逸要和女方留在重庆,而丁程鑫在北京买的房子。偶尔两个人视频一下,打个电话。或者敖子逸去北京出差,两个人在路边摊喝个烂醉。



真的生活起来,柴米油盐酱醋茶。琐碎事数不胜数。


每日要为生计奔波,工资变得异常重要。今天家里盐没有了要买,明日酱油打折大家也去抢购。


这次孩子考试考得不好,要去学校里听老师教诲,再回来教育孩子。并罚个假期不让看电视。


下次孩子考的不错,家里就出门下馆子庆祝一下。那些青春啊,梦想啊,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和梦一般过去了。


每日家公司两点一线,累,可是肩上的万钧责任却不容得成年人喊累。况且生活嘛,不就是这样。


06




七十五岁那年




重庆真的是养老的好地方,敖子逸一直这样觉得。劝过丁程鑫好几次回重庆养老都无果。好像是他要在北京帮孩子看孩子。敖子逸笑笑,也就随他去了。


老伴走的早,敖子逸每日一个人生活,孩子想把他接去跟自己一起住,被敖子逸拒绝了。他又不是老的走不动了,每天早上自个儿拎着鸟从小区里走一走,买点菜回去做给自己吃。没事儿的时候看会儿电视,要不就跟丁程鑫打个电话。一个人的日子过得休闲自在着呢。



早上溜宠物的人有很多,而那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清晨。
敖子逸拎着自己的养的黄鹂走在小区的石板路上,身后一片嘁嘁喳喳的声音后,后背突然被猛的撞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倒去。这时有一双手拽住了自己。因为冲击有点大,敖子逸即使被拽住依然还是和大地亲密接触了。鸟笼也被扔到一边,里面的鸟嗷的嚎了一嗓子。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敖子逸才反应过来身下垫着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拽着自己的人。他缓缓爬起来,才看清眼前是两个高中样儿的小伙子。



垫在身下的小伙子爬起来,把鸟笼捡给他抱歉的说"爷爷对不起啊!我们上学要迟到了有点急,您没事儿吧?"
敖子逸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我们先去上学了啊!!!快点严浩翔,要迟到了"垫在身下的小伙子把旁边的小伙子拽过去。



"叫你跑这么快!!撞到人了吧??哎哎哎你慢点贺峻霖!!你让我看看刚摔着哪里了吗!!"



男孩们打闹吵吵嚷嚷的声音渐行渐远,而那两个并肩奔跑的身影也渐渐模糊。恍惚中,敖子逸好像看见了十几岁的他和丁程鑫。也曾经在这样的清晨,在阳光中或在阴雨里,因为快要迟到而狂奔。两个人还会打赌,谁后到教室就请对方吃雪糕。因而他们总是互相拽着对方,想要争第一个进教室的人。最后双双迟到。



那时候真傻啊,但也是真好。



敖子逸想。




前些日子,十八岁的孙女来看他。



孙女十分粘他,有什么事都会跟他讲。可能也是觉得敖子逸老了,也听不懂。那天,她跟敖子逸讲她的初恋。



"就是,那种青春心动的感觉你懂吗…哎?爷爷?你年轻时有没有特别心动,特别喜欢的人啊?"



"那当然有,爷爷我人生过得可辉煌了。"



"那你跟你心动的人在一起了吗?"



"没有"



"哎,那你这岂不是很惨了,悲伤的心动。"



"不惨,他还亲过我呢"



"哇!!在哪里!当时情况如何??"



"你怎么这么八卦——嗯…在他婚礼上"



"啊??婚礼上??"



"行了行了,你不懂!小屁孩!"敖子逸把蹲在他身边的孙女拽起来,往屋外推。



"诶诶诶?你别推我啊爷爷?你还没跟我说全呢?他喜欢你吗?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喜欢他呢?哎爷爷??"






他喜欢你吗?——



应该吧。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喜欢他呢?——



敖子逸笑了。



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要说明,不是所有的拥有都仅限于爱情。有时候一份坚固的友情,比爱情更加深刻,更加牢固。



敖子逸不想挑明,不想跟丁程鑫在一起,而后再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他不想离开丁程鑫,这样唯一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说。待在他身旁,可以永远对他好。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敖子逸没办法完全掌控自己的生命,而十几岁青春里,他为丁程鑫心动的每一分每一秒,在他看来,都是人生里最珍贵的记忆。



他有足够的把握丁程鑫也是这样想的——他太了解他



其实说没在一起,这不也算是一起。



一起老去。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END








评论

热度(103)

  1.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废话回收箱 转载了此文字
    我来回忆一下。看的第一篇鑫逸文。就是感觉这种感情很好很好,真的很好。老师的把它的展现,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