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林七月】安生与七月

这种好东西不该被埋没。

澈丹:

从我放李安生走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我是卑劣的,卑劣到不敢,也不能回馈她毫无保留的爱。


「安生:


我到北京了。


你说的没错,这里确实干燥。我没你厉害,夜里就开始流鼻血,醒了才发现染红了旅馆的床单。我没住那么贵的地方,还得在退房之前把床单给人家洗好了。你应该懂为什么的吧?


我出来之后才发现,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你一直让着我。那天我妈说的话我听到了,家里也不大。隔音没那么好。


我妈说的也没错。


从小到大你都让着我。你怎么这么傻啊。真正聪明的人才不像你这样。


安生,你过得还好吗。好久没看见你了。


我有点想你了。


                                             七月」


安生,我真的以为是我一直让着你呢。


我妈说女孩子怎么过都会比较苦的。她是在心疼你,心疼你四处漂泊。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送过她一对耳环。后来我回去发现她拧着耳环在耳朵上比比划划,最后叹了口气收回盒子里。


你看,这你就不知道。
其实很多事情我都看到了。


「安生:


你原来跟我说住过的平房,我好像看到了。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看到那里之后,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还好我没出来"。我好像就是这么懦弱。这么想起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依靠的都是你。


安生,我第二个想法是,还好你现在好好的。


                                             七月」


我以为婚礼上我让家明走是让给你了。我以为家明是我让给你的。
安生你知道吗,爬山的那天我是故意的。我知道我的车坏掉你会自己走。我知道你会让着我。
你最了解我了,你肯定也知道。
那天我看到了,你转身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让着我的。我太了解你了,安生,你紧张的时候就会故意大声说话,演技差的要命。
我演技比你好,从小就是。


家明拿着钥匙和存折跟我求婚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我满心只想着我终于走到了。这就是我跟你的不一样。我自己圆满后才能腾出心思想你。
可是你说,你们两个我肯定选你啊。我让着你。


我以为这次我让着你了。
后来我躺在床上,小旅馆的隔音不好,外面有朦朦胧胧的声音传进来包裹住我。床头灯一闪一闪,昏黄的要拉扯人进入睡眠。我在半梦半醒里突然明白,我没有资格让着你。家明本来就不是我的。


那时候我多希望,我枕的不是旅馆不够柔软的枕头,而是你瘦弱的,有点硌人的强壮的臂弯。


「安生:


我还没当坏妈妈呢。好像有点来不及啦。


你一定要教她傻一点,当一个像你一样傻乎乎的女孩子,不要像我。哪怕她学不会怎么讨老师家长的喜欢呢,你一定会爱她的。


我真希望她能像你。


这次我就先走了,我想看很多很多地方,我怕时间都要不够了。
你走过的经历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我好想知道啊。


不要找我,千万不要太快来找我。你走过那么多地方了,也稍微停住等我追上来。
我走的很快的。你慢慢来。


我在你触及世界的每个角落对你微笑。


                                             七月」


安生,你说二十七岁是不是什么坎呢?那个弹吉他的没敢死,他跟我一样无趣。
对不起。我还是爱自己更多。
你一直活的鲜艳热烈,这次我想比你有趣一点儿。


不过安生,你放心,我先替你看看,帮你攒攒经验。等你来了,我就也能一点一点带你逛你没见过的地方了。


你一定要老的满脸皱纹才能下来,我要看起来比你年轻。


我就,先走啦。


                                 问候我最亲爱的,安生

评论

热度(16)

  1. 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澈丹 转载了此文字
    这种好东西不该被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