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祺泽】【亓桃】漂亮女巫/简亓主向

可能是童话背景/脑洞非正文

“漂亮女巫,偷走了我的心。”

简亓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他是真真正正地掉进漂亮女巫的甜蜜陷阱里了。

村里人都叫他“阿简”,只有陶桃叫他“亓亓”。

这该死的亲昵称呼,和陶桃故意在他耳边念出这两个字时诱人的玫瑰香气从二人细不可见的缝隙间洒在他的耳廓,

都让简亓沉醉。

却又不愿沉溺。

浪子嘛,

谁愿意承认自己被一个女人绊住了脚步。

更何况还是个女巫。

哦,对了,是个“漂亮女巫”。

/怎么会爱上了她,并决定跟她回家。

想尝尝她的味道。

玫瑰味吗?

——嗯……

是蜜桃玫瑰混合果味。

——再来一口。

似乎还有可乐味。

挺冲的。

不过真甜。

被村里人烧死,可能吗?

她陶桃是谁?

陶桃被简亓无关紧要的担忧逗笑了。

她靠在幔纱围绕的雕花木椅上笑的花枝乱颤,雪白的藕臂撑在椅背上被压出了一道红痕。

纤细看似可一握而住的腰肢,

小巧精致的嘴唇红润,像她好吃的车厘子。

若有似无的香气,不停地撩拨着简亓大脑皮层的神经。

说白了,人最原始的兽性。

简亓爱死了陶桃这个样子。

风情万种,予他一人。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