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祺泽】保持距离

/大概是一个现实向的故事/但切勿上升/我是一个曾经说过只搞祺泽绝不写文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二位的浪漫的people

1.
公司的staff来找过他了。

“和马嘉祺保持距离,在镜头前就别接触了。”

什么嘛,莫名其妙。李天泽烦躁地揉了一把自己
的头发。

“天泽~”

所以当那个清瘦的身影口中叫着他的名字朝他走
来,想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时,

李天泽躲开了。

“嗯?怎么了,天泽。”

眼前的人不解的蹙起了眉。

往常他从郑州飞回重庆,他的小猫咪都会扑到他
怀里,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啊。

他是真的很想他的小猫咪啊。

李天泽从不是扭捏的人。

“staff说我俩走的太近了,要保持距离。”

天泽低下了头,额前有点过长的碎发遮住了那双
深邃的猫眼。

可真是让人看不透。

“可是天泽啊——”

李天泽没让眼前人把话说完,就抬手挡下了那双
骨节分明,纤细修长,即将要抚上自己额头的手,

“累了吧,我也去休息了,你早睡。”

说完便转身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马嘉祺一人留在原地,竟有些局促。

他摸了摸自己刚刚被那人儿碰到了指尖,摇了摇
头,拖着大大的行李上了楼。

他还是想不通,明明只是说不让在镜头前互
动,怎么私下天泽都疏远自己呢。

他的刘海又长了,该剪了。

而与此同时,回到房间的李天泽,也有些懊悔。
我在干嘛呀,他是马嘉祺呀。

干嘛不理他,难道staff说的话真的会对我们的

关系造成影响吗。

他又瘦了,要多吃点啊。

2.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是很久。

久到李天泽都翻完一遍他和马嘉祺微信的聊天记

录了。

这样说,是真的很久了。

因为啊,当两个契合的灵魂遇到一块儿时,是有
说不完的话的。

忽而,李天泽的房门被敲响。

“天泽,我给你洗了车厘子。”

是马嘉祺清亮的声音。

李天泽听出来了, 是那种笨拙的掩饰,掩饰自

己的情绪低落,强装正常的声音。

李天泽多了解他啊。

又到了吃车厘子的时节吗。

李天泽真的很想马嘉祺。

很想很想。

想他早上起来还软糯的声音喊他“天泽”,想
他训练时突然就盯着自己笑起来时两颗可爱的虎牙,想他和自己两个人在练习室熬到晚上十一二点然后一起去吃烧烤冰粉凉糕,顺带看看二位深爱的这座令人一见钟情的城市重庆的夜景……

他还想很多。

而此刻那个李天泽深深想念的人就站在他的门外,把内心所有的温柔都一点一点的剖开,捧到李天泽的面前给他看。

这时李天泽反而退却了。

他不敢说出那些想念,那些爱了。

见屋内的人不答,马嘉祺还不欲走。

“天泽,你还记得你第一天来这里吗。”

“我和贺儿给你写了张纸条,当作欢迎了。”

马嘉祺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似乎是想带李天泽回到2017的夏。

“嘉祺,算了。”

李天泽的声音沙哑而低沉,

他叫了马嘉祺的名字,

叫的那样好听,又那样的哀伤。

3.
李天泽今天第二次打断马嘉祺的话了。

马嘉祺有点恼火,也有点无奈。

李天泽想起那天,他第一次到公司,和大家都不熟,就要录制夏日运动会了。

他记得当时马嘉祺穿着黄色的队服,坐在自己身边,给自己讲着队员们之间一些有趣的事儿。

他记得那天马嘉祺的笑容那么好看,那天马嘉祺的虎牙都那么可爱。

这样温暖的家族,这样温暖的他,都不禁让李天泽想要靠近。

靠近他。

那晚也是李天泽第一次到宿舍。

宿舍的豪华程度令李天泽很吃惊。

时代峰峻真有钱,李天泽的第一想法。

不过显然他想错了。这是后话。

他看到门上的纸条,哑然失笑。

怎么这么温柔。

看着对门就是他想要靠近的嘉祺,小猫的心都开出了粉红色的小花。

收起回忆,李天泽倒是突然想起来那张纸条现在还被自己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唉。

这夜,门对门的二位睡得都不安稳。

到了公司,二位一直都没有讲过话。

公司的staff很满意。

比往常更大强度的训练几乎累的十个孩子直不起腰了。

好容易熬到了吃午饭的休息时间。

马嘉祺却突然头疼了起来。柔软的发梢被汗水浸湿。这汗既是累的,也是因难受而出的汗。

“嘉祺你没事儿吧,我扶你过去休息会儿。”干净的像白馒头一样的宋亚轩关切的问到。

“好。”马嘉祺点点头,转头看了看李天泽。

恰巧碰上那人的目光,那么柔情。

李天泽却闪躲了。

那一瞬间的柔情,像是偷的。

4.
李天泽还是放不下心。

毕竟那个人是马嘉祺啊。

他还好吗?

李天泽想着,便不自觉地拿上一瓶酸奶朝那人的方向走去。

马嘉祺靠在沙发角落,耷拉着脑袋,闭着双眼,本就白净的一张脸因为身体不适的缘故显得更加苍白。

李天泽走到沙发跟前,将酸奶轻轻放在了沙发边上,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马嘉祺知道,

马嘉祺当然知道,

马嘉祺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的小猫咪偷偷把酸奶放在他身旁。

他在想他的小猫爪是不是沾上了奶香。

他真想牵牵他的小猫爪。

但是李天泽却走开了。

很快地走开了。

马嘉祺沉沉地想着。

“小马哥,喝酸奶吗?”并不知道酸奶是哪来的宋亚轩也并不关心酸奶的来源。
                                                             
“给他,说我现在不想喝酸奶。”

我现在想他。

马嘉祺低声跟宋亚轩说。
                                                                  
“啊?他是谁?”十八楼唯一傻白甜宋亚轩的反射弧是真的长。饶是换做其他七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懂了那个“他”是谁。

“天泽。”

马嘉祺又想起在神无月前夜那次的五练,他喊的那一声“陶桃”。

那时他是简亓。

宋亚轩立马明白了过来,并且为刚刚自己的迟钝羞红了脸。

除了天泽,谁还能是小马哥的他。 

“哦哦,天泽啊,好我给他说你不舒服,现在不想喝。”

宋亚轩正转身欲走,马嘉祺叫住了他。

“替我摸摸他的头。”

马嘉祺刻意将“替我”两个字咬的很重。

宋亚轩此时连耳根都是红的了。

“天泽,小马哥说他现在不想喝。”

李天泽正想说我又不是垃圾桶干嘛给我时,宋亚轩突然又开口了。

“天泽你蹲下。”
                     
宋亚轩说完便把头低了下去。      

李天泽哑然失笑。

这小孩儿怎么这么可爱,还害羞,可一点不像比我大的哥哥 ,像个小动物,真想抱一只回家和马嘉祺一块儿养着。

马嘉祺。

李天泽还是习惯什么都想到他。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蹲下干嘛呀?”

李天泽口气温柔。即使不解,还是乖乖地欠下了身子。

没想到,宋亚轩摸了摸他的头。

然后这小孩儿便笑了,那么无邪。        

一点不像我,李天泽想。        

“小马哥吩咐的哦。”宋亚轩朝李天泽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就跑开了。         

干嘛听他的。

李天泽低头勾起一抹笑。                

马嘉祺什么也没看到。

也不想看到。

不想看到小猫的毛被别人顺了。

小猫干嘛那么温柔。

5.
次日。

staff又在拍摄大伙儿私下在休息室打闹玩乐的画面,准备放在本周五新粮的末尾作为花絮。

这种花絮向来不好,没什么意思。

拍摄出来的效果很一般,镜头一般,收音一般,通常还没看明白这位在做什么,镜头就又虚晃着拍向了别处。         

马嘉祺很开心。

这样他去找李天泽也就不会被人发觉了。

此前一个staff还特地叮嘱了他别和李天泽交流。

马嘉祺会听吗?

“天泽~”

马嘉祺张开手臂,眉眼弯弯地笑着。

李天泽心里的想法其实和马嘉祺的差不多。

正准备对上那人的剪春水的眼眸时, 

一个staff扛着摄像机🎥转了过来。

我去。

马嘉祺赶紧揽过一旁敖子逸的肩膀,装的有说有笑起来。

李天泽刹住脚步,也好似听着陈泗旭的冷段子捂着嘴柔柔地笑起来。

真会演。

不愧是这二位啊。

敖子逸和陈泗旭心里同时想到。 

休息室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轻松,

嗯,很“轻松”。

马嘉祺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怎样和李天泽说话能不被发现。

“诶,小马哥,你知道有什么关于伊人的诗句吗?”

大型犬类陈玺达突然凑过来问到。   

这tfxd怎么这么大,还总碍在我和天泽之间。你看我家天泽就软软的一只多可爱。

马嘉祺嫌弃地挪了挪,

“你问这个干啥。”                         

“哎,不重要,你想下嘛。”              

陈玺达甩了甩脑袋。

马嘉祺突然想到,

对了,我可以在镜头前说关于伊人的诗句,

谁也不知道,

我是说给他听的。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6.
/你听到了吗?

休息室里大家轻松惬意的氛围有增无减,

马嘉祺和陈玺达也不再纠结于伊不伊人,

陈玺达这会儿已经乐呵呵地又跑去缠老丁儿了,

马嘉祺还在想着怎么接近他的小猫。

小野猫。

                                                                             
这时,马嘉祺看着很皮的贺峻霖和老幺刘耀文在捉弄老实人张真源,

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被皮孩子们搞一搞,天泽是不是就会注意他呢?

什么神奇的脑回路。

嗯,就这么办,我和真源都是团欺,我过去了,大不了就是“以欺换欺”嘛。

马嘉祺一本正经地想着这些无厘头的事儿。

随即,便赴死般地朝打压真源现场走去。

“嗨,干嘛呢。”

贺峻霖和刘耀文看到来人满面春风给他们摆手打招呼时,都惊呆了。

又来一个团欺?  

主动上门?        

                                                                             
所以当马嘉祺的帽子被前来和二人打配合的宋亚轩抢过并且朝天泽的方向跑过去时,

马嘉祺是一点都不意外的。

马嘉祺很开心  

马嘉祺很激动,  

马嘉祺很兴奋,

马嘉祺很想抱起宋亚轩原地转圈三分钟。

宋亚轩是天使吗?

是,是助攻。  

马嘉祺想都没想就朝宋亚轩追去,

实质也是朝李天泽跑去。

果然,李天泽从宋亚轩手中接过了帽子。

李天泽想起上回北京行他和丁程鑫一起抢马嘉祺的帽子玩儿,多有意思。

李天泽又拿到了帽子,开心的跟接到了绣球一样。

马嘉祺也开心,

眼看着就要抓上李天泽白嫩纤细的小手了,
                          
李天泽却又把帽子扔向了不远处的三爷。

马嘉祺眼底掠过一丝失落。 

却又在李天泽对过来狡黠的目光中消失地无影无踪。 

李天泽为什么松手?

为什么不让帽子在二人的手上多纠缠一会儿?
  
也让二人多纠缠一会儿。

他怕了,

怕被发现。

毕竟他和马嘉祺是要保持距离的。 

但他不能让人发觉他在害怕。
                              
于是他狡黠地笑,

于是他松手松的那么自然,将帽子扔出去在空中划过的弧线都那么完美。

7.
马嘉祺感觉心尖颤了一下。

干嘛要保持距离呢?                      

拍摄休息室环节草草结束,大伙儿都收拾东西准备撤,同时还商量待会儿去哪加餐。

最后下楼时,马嘉祺故意磨磨蹭蹭等着最后出门关灯的李天泽。

为的是和他一起下楼,和他一起慢慢走,和他独处。

这会儿的staff似乎良心发现了,积极地跟着前面几个孩子就跑了。

才让二人有了片刻的安宁。
 
“天泽,”马嘉祺深吸一口气,

“嗯?”李天泽垂着天价猫咪的眼睑,不抬头。

“天泽,你别再打断我的话了好不好。”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祈使句。
 
李天泽怔住,

他没有说可不可以,能不能,而是好不好。

好,当然好。
   
马嘉祺说的,都好。

“嗯。” 李天泽不动声色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马嘉祺趁楼梯拐角处偷瞄了走的稍快一点的李天泽,他面无表情。

“那你,能不能别再和我保持距离了。”    

马嘉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李天泽无言。

“你别怕,什么都别怕。”

马嘉祺还是看穿了他。

李天泽在怕。

怕抱紧,更怕失去。

然而此时李天泽最怕失去的跟他说别怕。

李天泽感到好笑。
                                                              
是啊,这么久他一直在怕些什么呢。

李天泽停下脚步,拉过马嘉祺指尖粉粉的手放在自己双手之间,

“好,我不怕。”   

他将二人纠缠的手贴在自己心口,

“现在,你和这儿没有距离了。”

8/可能是番外.
“诶,天泽,我这个脑子一下短路了,老婆的妈妈叫什么啊?”宋亚轩一脸人畜无害地将双手撑在下巴上问到。

“啊?” 宋亚轩突然这么问搞得李天泽一愣。

作为十八楼最野的猫,

李天泽反应过来后立马攀上了一边枕在他肩上的马嘉祺,

马嘉祺也顺势将主动投怀送抱的人搂在怀里。   
                                          
“嘉祺,我应该叫你妈妈叫什么啊。”

马嘉祺也一样怔了一下,

接着望着眼前人水光潋滟的眼眸,绯红的脸颊,

马嘉祺舔舔自己的虎牙,

笑了起来,

“叫丈母娘。”

李天泽笑眼更甜了。

眼中写满了调戏马嘉祺的快感和嚣张。

“真调皮,其实该叫婆婆。”

马嘉祺眯起双眼, 勾起嘴角。

这是危险的信号。

李天泽有点慌了,松开环在眼前人颈间的双手,想离开这个怀抱。

马嘉祺看出他的意图,单手扣住李天泽的后脑勺,将头深深埋进他的颈窝。

呼出的气缓缓摩擦着李天泽的耳廓,说出的话重重地敲击在李天泽的心上。

“天泽,我会爱你。”    

马嘉祺清亮的声音此刻带点沙哑的意味。

他没有说会爱多久,有多爱。

李天泽也并不关心。

反正他们也不再保持距离了,

没有距离。 

/不说万世,说爱你。

end.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