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6.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6.[情色]

之后的几个星期李天泽没有再遇见马嘉祺。

而敖子逸又在不断为他的音乐奔走寻求收留他的地方。敖子逸说,乐团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样更好,他可以唱得更自由。

李天泽知道敖子逸说这话时眼里有掩不住的悲伤和绝望。

其实李天泽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敖子逸。

他身上有令人沉醉的味道,他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秘密,挖掘是需要代价的,最后一定会两败俱伤。

李天泽能明白,他不愿对自己的过去多说,他的过去一定潜藏着巨大的黑洞。

也许他们两个相互依偎取暖就足够了。  

像李天泽这样绝望静谧的男子,在k大简直成了稀有生物。

在追逐他的人中最坚持的是刘志宏。

那是一个阳光而善良的男孩。

只能称之为男孩,他还没有足以构成男人的成熟,像一个孩子一样的少年。

他是某著名教授的儿子,他是被称之为天才的阳光少年。

可这些李天泽不想也不能企及的。

李天泽是知道他的存在的,但是他却宁愿假装不知道。

——天泽,我送你回家吧。

刘志宏的笑容如暖阳般绽放,显得很刺眼。

李天泽觉得这样的少年离自己很遥远的。

只是淡淡地回到,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吗。

——所以才要去的嘛。

——不需要的。你不明白你我的距离,但你必须明白,这不是一个世界的。 

李天泽的笑容很苍白。

他讨厌夕阳下少年眼里流动着温暖的情色,那样的光会把他内心的阴郁和寒冷暴露出来的。

他觉得自己,无处可藏。

——你愿意迈出来就可以啦。

李天泽暗自嘲笑他的单纯。

可是他也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内心植入血骨的阴霾。

他没有回答,径自走出校园。

刘志宏没有追上来,这样他有些意外。

zy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