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5.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5.[伤疤]

李天泽回到租房的时候,敖子逸正拥着蓝入睡。很安详的表情。

李天泽看见他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上满是伤痕。大大小小的像是有了些时间了,愈合后留下暗红色伤疤。

敖子逸从不避让别人看到他的伤,但是却从不说它们的来历。

这很矛盾。

李天泽觉得这些暗红色的疤痕是一种印记,区分他和这个世界的印记。
        
就好像自己额头上被刘海遮住的一道浅灰色的疤痕一样。收养自己的女警官说,那是出生时过于疼痛的母亲抓伤的。这道伤,让他无法摆脱她的过去以及他看不到的未来,他将会和她的母亲一样奔赴极端的看不见的伤徒。

他记得以前女警官对他说的,你该多么像你的母亲。但我不希望你像她,她是一个极端的不切实际的人。她努力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即使得到的时候已经破碎了。希望你能幸福,能快乐。  

李天泽想着微微的笑了笑。   
 
李天泽躺下沉沉的睡去,梦里浮现了很多儿时的场景。北墙外唱诗的歌声,飞鸟掠过天空的浅灰色,犯人们绝望到变态的嘶吼,那些都是他苍白的童年。 

zy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