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2.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2.[雾光]

北方的这座城市,无论何时都寒冷刺骨。李天泽觉得那是冬天的血液,苍白而绝望的血液,和自己灵魂里流淌的如此相似。

他坐东区的地铁去k大,从不密集的人群中观察路人,看他们的眼神,思考他们空洞的神情,研究他们身后不为人知的故事。这对他是有趣的事,可以消磨很多虚妄的时间。

第一次遇见马嘉祺是在这个城市最冷的时候。雪场很空荡,他将手插在口袋里闲逛着,身边掠过几个滑雪的人,他没有在意。

“可以让我为你画一幅画吗?”

李天泽转过身,少年穿了一袭白色的长衣,笑起来有两颗可爱的虎牙,很温暖的样子。不过这温暖背后,似乎透露着一丝“奇异”。

李天泽轻轻点头。

后来他问马嘉祺为什么在这么多人中选择了他,马嘉祺说,你身上有冰的光芒。

很久以后李天泽依旧不能理解,为什么马嘉祺洞知了这么多天机,却依然如此黯然的生存着。

马嘉祺开始作画,李天泽则安静地站在一旁。

“你叫什么?”

“李天泽。”

“我叫马嘉祺。”  
                    
“……”

没有太多的语言。语言是人类苍白的附属能力。

马嘉祺不是k大的学生。这是李天泽唯一知道的。

后来李天泽没能看到那幅完整的画。
   
在李天泽离去的那瞬间,望着他雾光沧澜的背影。马嘉祺顿了顿,然后将原作撕毁,在白色的纸上重新绘制了一幅,取名叫“雾光”。

zy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