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4.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4.[境遇]

李天泽独自走在小巷子里,敖子逸彻夜没有回来。

李天泽想他需要独处。

巷子很小,旁边是低矮的平房,偶尔会从里面飘出饭菜热腾腾的香气。这是有家的味道,这是不属于他的味道。
                                  
巷子深处有一只脏兮兮的小猫,是弃猫吧。

它对李天泽没有理睬,蜷缩在那里,瞳孔是黯淡的偏蓝。眼里没有卑微乞求的神色,有的只是傲然。

李天泽决定收养它。

李天泽觉得它身上有一种让自己迷恋的味道,那种腐败而傲然的味道。 
   
李天泽上去抚摸它。

这只猫不怕生,任由这个陌生人抚摸。李天泽把它抱起来,它也没有反抗。

——以后你就叫蓝吧。

喵。喵。

小猫叫了两声,很平静的声音。像极了李天泽小时候听到的教堂的诵诗声。寂寞的。

李天泽没有马上回租房,他在街上游荡着,没有目的,小猫在他怀里没有闹腾很安静。

他想起不久前叫做马嘉祺的男生。

他开始想念他的可以穿透一切的声音,有些人仅仅一次便可以铭记一生。

蓝,你说,这个世界值不值得你停留呢。

李天泽知道小猫不会说话。不过他不在意,继续自顾自地说,如果不能停留,那么要去哪儿呢。

——究竟哪里才是我的世界呢。        

被唤作蓝的小猫依旧很安稳的躺在李天泽怀里,身上肮脏的颜色蹭在李天泽的棉布衣上。

黑色的,像一条条弥漫的黑色长河。

李天泽把手放在它的耳朵上,感受小猫倏尔轻颤的微妙的触觉。李天泽觉得这是很奇妙的。这是他们,李天泽和蓝最微妙的[心灵感应]。

李天泽抱着小猫回到租房的时候是黄昏,昏黄的光穿透一切,将一切氤氲成微妙的颜色。林圩远远的可以听到租房那震耳欲聋的声响。房门虚掩着,可以看见一抹黑色的影在疯狂舞蹈。

他知道那是敖子逸。

他们的租房在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前几年听说这附近要拆迁,大部分的人都搬走,留下的大多是老人。不过他们不介意这些,毕竟这里租金较为便宜。

李天泽把蓝抱到敖子逸的面前说,这是一个小精灵,以后和我们一起了。

敖子逸笑了,眼角有夕阳的余晖,接过小猫说,它该洗洗了。 

——李天泽。李天泽。

外面有声音很小,依稀听得见的呼唤。   

——有人找你哦。

敖子逸转身把小猫抱到浴室去。

李天泽走出去。

看见沐浴在夕阳余晖下的马嘉祺。

你好。

略显苍白的语言。他不知道马嘉祺是如何找到她的,毕竟他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联系的东西。

马嘉祺说想找一个人的话,很容易的。  

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不相信,有些人,有些事就这样,总会穿越千山万水再次与你相遇。   

而你尚未准备好迎接或躲避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这就是被命定的东西。

zym——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