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1.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1.[捕风]

他是被黑暗埋葬的孩子。

就好像李天泽的母亲,她亲手把尖刀刺进了变了心的丈夫身体,诡谲艳丽的血液在胸口开出大朵大朵的花,迷糊了世界……而那时的李天泽正蜷缩在母亲腹中,虽然触不到世间的真实,但这阴暗潮湿的血液却浸染了他幼小的身体。

李天泽倔强而执着地寻找着救赎。

他被第九监狱的女警官收养,六岁之前是在苍白的监狱里里度过。他最爱去监狱后面的大草场,趴在草丛里,感知耀眼而浓密的阳光。他开始希望这温暖的明亮可以驱逐内心世界的阴郁,让他浑浊的灵魂找到放逐的出口。草场四周有高大斑驳的围墙,北面那一块已经脱落,不时会传来听不懂的悠扬歌声,那种感觉李天泽很迷恋,那是种幸福的错觉。很久以后李天泽才知道北面不过是一座小教堂,他们咏唱的是赞美主上的美言。

高三的时候,收养他的监狱官已经迟暮。

她说,你该离开这里了。于是李天泽报了一所位于北方的学校,他只想在冷一点的地方生活,什么都不需要。

离开的时候是八月,燥热的气温将空气搅动得难以平静,坐在北上的火车,窗外飘来桂花的香气,树荫明明灭灭,这些散乱的元素,组成了漂白的元素,往后这样伴着花香离开的日子,成了他最熟悉的生活。

这是一场漫无尽期的流浪。

zy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