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诺夫斯基莴笋先生

洪崖洞的夜景。

你是那雾光深处的鸢尾花3.

非纯原创/改编

/我们都在下坠,在生活和梦境,在那开满暗花的深渊。

3.[鸢尾]

李天泽回到租房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这是和敖子逸一起租下的七十平米的小房间。敖子逸比李天泽大两岁,没有上学,一直在这个城市漂泊,现在在地下乐团做主唱。  
                                                                       
认识敖子逸的时候,李天泽路过一家小花店门前,看见散落的破碎的蓝色鸢尾干花的花瓣,李天泽低下身抚摸这些惨败的精灵,它们早已死亡,腐败的气息和着的温度。

——它们是已经死去的生灵,它们终究找不到回家的路吧。

李天泽抬起头,看着敖子逸,他的脸是苍白色。

敖子逸就这样走进李天泽的生活里。

那时候李天泽还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他不愿意去住学校的宿舍,他与那些人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敖子逸便提议一起租房。随后,敖子逸带李天泽去他工作的地下乐团。

乐团是没有名字的。

敖子逸在舞台上唱摇滚,声音开得震天动地。那些都是李天泽不能明白的歌词。

李天泽知道,他是在用最热烈的方式发泄内心的绝望。

和自己一样,殊途同归。

——睡了么。

李天泽径自走进去,只看见红色的微弱的光。空气浮游着淡淡的烟味。李天泽知道那是敖子逸在抽烟。他只会抽廉价的红双喜的牌子。

——你不开灯么。

李天泽想把灯打开,可是被敖子逸阻止了。他指着窗外飘游的雪和繁华的城市,眼睛里静静淌着奇异的色彩。他把手上的烟扔在地上,红双喜烟上的光愈加微弱,然后消失。

——你看,这座城市疯狂闪耀的灯光和雪映衬下来,好像是一场谋杀呢。

李天泽没有说话。 

敖子逸低着头,声音阴郁着奇异的光芒。

——地下乐团关了。

李天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明白乐团队敖子逸是怎样的重要。然后敖子逸诡异地笑了,声音透着绝望,说要出去走走。

李天泽依旧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语言总是苍白的。

以前敖子逸也说过爱上摇滚乐,就好像自杀未遂一样。只能留在这个世界不断的弹唱着属于自己的歌。只能留在这个容易迷路的城市,找不到方向的。

zym——

评论